社会科学前沿  >> Vol. 10 No. 6 (June 2021)

新冠肺炎疫情中公众合理用药意识与态度调查
Awareness and Attitude Survey of Rational Drug Use among the Public during Novel Coronavirus Epidemic

DOI: 10.12677/ASS.2021.106202, PDF, HTML, XML, 下载: 30  浏览: 92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徐 原, 黎倩瑶, 何心妮, 王 萍, 刘育文, 谭俊艳, 植 烨, 王湘江, 刘 阳*:南华大学药学院,湖南 衡阳

关键词: 新冠肺炎合理用药意识态度COVID-19 Rational Drug Use Awareness Attitude

摘要: 为了解公众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基本认知情况,探究疫情下的公众合理用药意识及态度的影响因素,在疫情期间,以问卷的形式对515名中国居民进行了在线调查。结果显示,74.37%的调查对象了解新冠肺炎的主要症状,但是由于性别、居住地和教育背景等的差异,不同的调查对象对新冠肺炎的认知态度也存在较大的差异。67.58%的调查对象认为药物在预防或者降低新冠肺炎感染的风险中有一定作用。在疫情中公众用药的合理性总体情况一般,同时与性别、居住地和教育背景等也有密切关系。我们的医疗机构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可组织医师、药师等专业人员走进社区开展药学知识讲座,指导居民的合理用药,保障居民在疫情期间的用药安全,为抗疫工作保驾护航。
Abstract: 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public’s basic cognition of COVID-19 epidemic situation and explor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public awareness and attitude of rational drug use, an online survey was conducted among 515 Chinese residents in the form of questionnaire during the epidemic perio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74.37% of the respondents understood the main symptoms of COVID-19. However, due to differences in gender, residence and educational background, different respondents also had great differences in their cognitive attitudes towards COVID-19. 67.58% of respondents believed that drugs played a role in preventing or reducing the risk of COVID-19 infection. The rationality of public drug use in the epidemic situation was generally general, and it was also closely related to gender, residence and educational background. When conditions permit, our medical institutions should organize doctors, pharmacists and other professionals to give lectures on pharmaceutical knowledge in communities to guide residents on rational drug use, ensure the safety of drug use during the epidemic period, and escort the anti-epidemic work.

文章引用: 徐原, 黎倩瑶, 何心妮, 王萍, 刘育文, 谭俊艳, 植烨, 王湘江, 刘阳. 新冠肺炎疫情中公众合理用药意识与态度调查[J]. 社会科学前沿, 2021, 10(6): 1467-1473. https://doi.org/10.12677/ASS.2021.106202

1. 引言

合理用药是指根据疾病种类、患者的状况以及药理学理论选择最佳的药物及其制剂,并制定和调整给药方案,其基本要素包括了安全、有效、经济和适当 [1]。依照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最近的调查结果,全世界约有1/7的人不是死于自然衰老和疾病,而是不合理用药,在患者中有将近1/3的人是死于不合理用药而并非疾病本身。而目前我国合理用药的问题更是不容小觑,还存在着许多问题 [2] [3] [4]。因而,研究并关注公众的不合理用药情况具有非常重要的社会意义。

自21世纪以来,各种传染病频繁发生并大规模传播,严重危害到了公众的生命健康安全,比如,2003年的非典疫情、2009年的H1N1猪流感疫情以及2014年非洲的埃博拉疫情等 [5] [6]。由于缺乏对疾病的认知以及合理用药的知识,群众在这样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往往做不到足够理性,在紧张、焦虑等负面心理的影响下也会做出各种不合理的用药行为或疾病治疗行为,比如药品抢购、盲目用药等 [7] [8]。2020年1月31日,WHO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9]。在此背景下,出于了解公众对合理用药的知晓情况和执行情况,以近期爆发的新冠肺炎为例,对515名中国居民进行调查,希望以此为相关部门后续制定合理的政策和措施提供参考。

2. 对象与方法

2.1. 对象

于2020年2月至5月对515名中国居民进行在线调查。纳入标准:年龄 ≥ 18岁,识字,并且愿意配合自主答题。删除答题时长低于120秒及相同IP地址的重复问卷。

2.2. 调查工具

自制调查问卷:共三十七道题,包含测试者的基本信息、对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以及合理用药的意识与态度等三方面的内容。

2.3. 调查方法

本次调查的问卷通过问卷星平台进行制作,并在微信、QQ、贴吧等网络社交平台进行推广发布,采用不记名调查的形式、随机抽样的方法邀请对象对问卷进行回答。调查对象在指导语提示下完成问卷,共回收问卷517份,其中有效问卷515份,有效应答率为99.61%。我们对测试者的态度、认知和行为等相关题目的回答赋分,其中关于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共7道题目、关于合理用药的意识与态度共17道题目。关于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与当前已知的信息相符者计1分,不符合则计0分,各类题目的分数相加为该类总得分;根据答卷整体水平划分层次,其中认知满分为7分(<5分认为是低认知,≥5分认为是高认知)。同理,合理用药的规范行为计1分,不规范行为计0分,满分17分(<10分认为是意识和态度不符合合理用药,≥10分认为是意识和态度基本符合合理用药)。

3. 结果

3.1. 调查对象的一般人口学特征

性别特征:男性191人(占比37.09%),女性324人(占比62.91%)。年龄特征:18岁以下30人(占比5.83%),18岁至40岁423人(占比82.14%),40岁至60岁47人(占比9.13%),60岁以上15人(占比2.90%)。学历特征:学历为大专以下80人(15.54%),学历为大专或本科415人(80.58%),学历为硕士研究生及以上20人(3.88%)。城乡地域特征:城市260人(50.49%);乡村255人(49.51%)。有医药类教育背景185人(35.92%),无医药类教育背景330人(64.08%)。

3.2. 对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情况

调查内容包括:对新冠疫情的关注程度、对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主要症状和防治有效措施等的了解与认知、对研究出有效疫苗或药物的信心、对研发药物以及疫情得到控制的时间的预测等。

结果显示,在疫情的关注程度上,调查对象中253人(49.13%)表示十分关注此次疫情,其中包括53.85%来自于城市的调查对象和44.31%来自于乡村的调查对象,另有245人(47.57%)表示对疫情有一定了解。在流行病学特征方面,383人(74.37%)了解新冠肺炎的主要症状为干咳、发热、乏力和呼吸困难等。在主要传播途径方面,487人(94.56%)和149人(28.93%)分别认为新冠病毒能通过飞沫和触摸传播,479人(93.01%)认为新冠病毒具有高传染风险。在感染症状方面,总共有326人(63.30%)包括有医药背景的调查对象125人(67.03%)和无医药背景的调查对象201人(60.90%)认为新冠肺炎和普通流感的主要区别是呼吸困难、持续高热和潜伏期长,仅有8人(1.55%)表示不知道。在防治方法的认知方面,分别有474人(92.04%)和457人(88.74%)做了戴口罩和勤洗手等相关的预防措施,454人(88.16%)选择在居家隔离,其中51.85%的女性和33.51%的男性完全做到了戴口罩、勤洗手和居家隔离等多项预防措施。此外,348人(67.58%)认为药物在预防或者降低新冠肺炎感染的风险中有一定作用,这其中包括48.75%的学历为大专以下的调查对象39人和学历为大专以上的调查对象309人(71.03%)。392人(76.12%)认为政府在一年以内能够研制出疫苗,456人(88.55%)认为政府在1年以内能够全面的控制疫情。这些结果说明,在电视、网络等媒体的帮助下,相关部门能够很好地及时普及疫情信息,使得大部分调查对象均认识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性,对病毒的传播有一定的了解,并自觉做好一定的防护工作。同时,这些结果也说明不同的人口学因素下,公众对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情况不同。

3.3. 对疫情下合理用药的意识与态度的调查情况

调查内容主要包括对网络传闻的预防药物的态度、对待不理性的药物抢购潮的态度、购药的因素、合理用药的认知及行为和态度等(表1)。

Table 1. Contents and results of the survey on the awareness and attitude of rational drug use

表1. 关于合理用药的意识及态度调查内容及结果

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的调查对象(70.68%)愿意尝试网络传闻中的预防药物,说明公众对新冠肺炎的传播还是持有谨慎的态度,内心还是十分担忧感染新冠肺炎。但同时78.64%的调查对象表示不会参与网传预防药物的抢购潮,这其中又有61.06%的调查对象表示不参与抢购的原因是在等待官方建议,说明公众仍然保持着较大的理性,对官方依然保持最大的信任度。这也说明有关部门应该对公众最关心的问题及时调整并组织对应的健康教育和宣传,并根据疫情的最新动态、流行病学特征变化不断更新宣传内容。

而在合理用药的各项测量指标中,对于普通群众较为常见的不合理用药情况,比如用药一到两天不见成效,便私自停药、换药或改变剂量等行为 [10],在此次疫情期间的调查中鲜有体现。这就说明大部分调查对象虽然对疫情防护知识的掌握不够全面,但在此次疫情中关于合理用药比平时更加注意。当然,这可能也与我们的调查对象的选取有一定关系。因为采取的是网络调查,调查对象一般都具有了一定的文化水平。大部分调查对象通过学习了解到合理用药的相关知识,并在疫情期间采取了有效的防护行为,当然也存在小部分测试者更愿意相信道听途说的、从亲朋好友处打听得到的消息,从而选择并不一定有效的防疫药物。同时,研究也显示,学历、教育背景等因素也会引起合理用药的意识和态度的调查结果存在差异。但是性别因素在本次调查中并不显示显著的差异。比如调查显示,83.77%的男性和84.30%的女性均有阅读药品说明书的习惯。

4. 讨论

4.1. 对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调查分析

根据调查对象关于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的得分,按照既定标准处理后,结果如图1所示。根据结果可以得知,总体而言,在不同的人口学特征下,公众对于新冠病毒以及疫情的知晓度呈现高认知状态。因为性别、学历、居住地和教育背景等人口学特征的不同,调查对象对新冠病毒以及疫情的认知存在差异。在性别因素影响下,相比于男性,女性的高认知比例较高,这可能与女性的家庭角色和社会地位有关。女性更加细致,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而且也会主动的关注周边的社会现象,特别是疫情的发展,因而认知度较高。学历或受教育水平也是影响认知水平的重要因素。学历高的调查对象由于具有更多的知识、更丰富的信息来源和更强的信息鉴别能力,因而对新冠病毒及新冠疫情的认识更多。所以随着学历的提高,高认知的比例也逐渐增加。另外,是否具有医药教育背景也是影响调查对象关于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的重要因素之一。调查发现有医药教育背景的调查对象中的高认知比例更高,这与其医药背景和掌握的医药知识是密切相关的。这就提示我们,政府应该充分发挥职能,加大教育投入,提高公民的整体文化水平和医药知识。同时,我们也发现70%以上的乡村居民表现出低认知状态,这个程度远远高于城市居民中的比例,这可能是由于乡村居民总体文化水平较低、网络等信息化程度不高和信息传播不及时等而引起的,这说明今后政府应更多的针对乡村居民加强宣传教育,这有利于其改善其认知水平和行为模式,减少社会恐慌。

4.2. 对疫情下合理用药的意识与态度的调查分析

根据调查对象关于新冠疫情中合理用药的意识和态度的得分,按照既定标准处理后,如图2所示。据调查显示,调查对象中意识和态度基本符合合理用药的人数多于不符合合理用药的人数,且性别的不同所带来的差异不够显著。随着学历的升高和受教育程度的增加,公民的用药行为也更趋向于合理。比如学历水平为大专以下的调查对象中,接近80%的人用药行为不规范,而学历水平为硕士及以上的调查对象中,这一比例下降到了40%左右,原因可能是学历高的人群学习能力强,更容易筛选错误信息,接受正确信息。同时,有医药教育教育背景的调查对象由于对新冠肺炎等疾病的认知水平更高,其采取有利于健康的规范行为的可能性与及时性越高,因而规范合理用药的比例较高,达到了80%。此外,在合理用药中,城市地区的群众表现明显优于乡村地区,原因是城市人口接受的各种教育培训活动更为丰富,总体知识水平更高。结果提示我们应积极开展防疫教育,尤其是加强农村地区的相关工作。

Figure 1.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and their corresponding cognition of new coronavirus and its epidemic situation

图1. 人口学特征及其对应的对新冠病毒及其疫情的认知情况

Figure 2.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and corresponding awareness and attitude of rational drug use

图2. 人口学特征极其对应的合理用药的意识与态度情况

此次调查结果显示,公众用药合理性总体一般。在我国,药品安全教育对于没有医药背景的公众来说目前更多的属于一种公益性活动,公民在参加相关教育活动时面临着各种限制。因为药学具有门槛高、学科逻辑性强等特点,普通公民由于对医药背景知识知之甚少,在自我治疗和用药中常常是顾此失彼甚至是没有合理用药的意识。因而,我们的医疗机构,特别是基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可组织医师、药师等专业人员走进社区开展药学知识讲座,以指导居民的合理用药,保障居民在疫情期间的用药安全,为抗疫工作保驾护航。同时,政府也需要利用网络的特性,长期对群众普及合理用药知识,帮助其建立用药合理意识,保证用药的安全性,此外对网络中关于用药的谣言的控制和打击也是决定防疫效果中流砥柱的一环 [11]。

5. 结语

本次研究是在新冠肺炎流行上升阶段对公众进行快速的调查、统计和评估而来的。研究表明公众对于新冠病毒以及疫情的知晓度总体呈现高认知状态,同时与性别、学历、居住地和教育背景等人口学特征密切相关。针对不同的人口学特征,我们需要采取不同的应对和宣传措施,以减少社会恐慌。针对公众合理用药的研究显示,疫情中公众用药的合理性总体情况一般,同时与性别、居住地和教育背景等也有密切关系。因而,我们的医疗机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应该针对性的经常组织开展形式多样的药学知识讲座和合理用药宣传,提高公民的药学整体水平。需要注意的是,受样本数量和调查方式的限制,相关结果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当样本数量增加时,结果还可能发生变化。同时,由于时间紧迫,所制定的调查表还有些粗糙。但通过本次调查,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判断新冠疫情中不同的人口学特征下公众的用药行为特点,可以为相关部门制定相应的措施和政策提供一定的参考。

基金项目

本研究由湖南省大学生研究性学习和创新性实验计划项目(No. S202010555112X)、南华大学大学生研究性学习和创新性实验计划项目(No. X202010555404、X202010555406X)、南华大学大学生创新团队研究基金资助。

NOTES

*通讯作者。

参考文献

[1] Managing Drug Supply (WHO) (1997) Facters Underlying Irrational Use of Drugs. 2nd Edition, Revised and Ex-panded, 425-426.
[2] 孔令波. 医院药事管理与合理用药现状及应对思考[J]. 临床合理用药杂志, 2017, 10(20): 176-177.
[3] 肖爱丽, 井春梅, 鄢琳, 张力. 我国不合理用药的现状及对策[J]. 中国药事, 2011, 25(6): 576-578.
[4] 祝晓雨, 苏丽丽, 赵志刚. 门诊药房不合理用药处方分析及改进措施[J]. 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 2020, 36(13): 1887-1889+1912.
[5] 张雯春. 传染病疫情管理的重要性及对策分析[J]. 中国卫生标准管理, 2020, 11(5): 8-10.
[6] 沈岚. 传染病在新形势下的流行特点和预防控制[J]. 大家健康(学术版), 2015, 9(21): 25-26.
[7] 陈波. 媒体报道失当引发负面舆情及其防范治理研究——以新冠肺炎疫情时期“双黄连”事件为例[J]. 新闻研究导刊, 2020, 11(6): 84-85+113.
[8] 杨春晓, 李石军, 师少军, 刘亚妮, 周嘉黎, 张玉, 史琛.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的合理用药及药学服务策略[J].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20, 40(10): 1071-1076.
[9] 张玉, 陈孝, 张毕奎, 赵荣生, 缪丽燕, 武新安, 陈杰, 郭澄, 胡欣, 黄品芳, 卢晓阳, 李国辉, 刘高峰, 吕永宁, 史琛, 张波, 左笑丛.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合理用药专家共识[J].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20, 40(6): 593-605.
[10] 黄庄霖, 王惠颖. 临床不合理用药现状分析与干预对策[J]. 北方药学, 2020, 17(2): 178-179.
[11] 安璐, 杜廷尧, 李纲, 余传明.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利益相关者在社交媒体中的关注点及演化模式[J]. 情报学报, 2018, 37(4): 394-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