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龄老年人再就业影响因素分析
Analysis on Influencing Factors of Reemployment of Young Elderly
DOI: 10.12677/ORF.2022.122036, PDF, HTML, XML, 下载: 54  浏览: 86 
作者: 邢朝阳, 黄 宁: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上海
关键词: 老有所为低龄老年人再就业The Elderly Have Something to Do Young Elderly Re-Employment
摘要: 自生育政策以来,我国劳动力供给一直处于下滑状态,劳动力不断减少,然而平均寿命的加长可以将老年劳动力利用起来,使低龄老年人能够在就业岗位上发挥余热,这将对社会经济发展和缓解家庭抚养压力都有重要作用。通过对以往论文的回顾和分析,本文确定了三个评价指标即一般个人因素、社会参与、保障因素,建立了三个指标下与老年人再就业之间的十个假设关系,通过logistic二元回归验证了不同指标对老年人是否再就业的影响机理。研究发现:一般个人因素、社会参与都对老年人再就业情况有显著影响。同时在分析结果的基础上提出了进一步加强老龄工作的针对性建议。
Abstract: Since the birth policy, China’s labor supply has been declining and the labor force is decreasing. However, the extension of average life expectancy can make use of the elderly labor force and enable the young elderly to give full play to their waste heat in employment, which will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alleviating the pressure of family support. Through the review and analysis of previous papers, this paper determines three evaluation indicators, namely general personal factors, social participation and security factors, establishes ten hypothetic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three indicators and the reemployment of the elderly, and verifies the influence mechanism of different indicators on the reemployment of the elderly through logistic binary regression. The study found that general personal factors and social participation hav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reemployment of the elderly. At the same time, based on the analysis results,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targeted suggestions to further strengthen the work of aging.
文章引用:邢朝阳, 黄宁. 低龄老年人再就业影响因素分析[J]. 运筹与模糊学, 2022, 12(2): 357-363. https://doi.org/10.12677/ORF.2022.122036

1. 引言

老年人作为我国人口体系中一支庞大而重要的力量,在现代化建设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然而,随着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以来,国民教育程度的提高,少子化与老龄化的问题凸显,家庭结构矛盾和劳动力供给减少是我国目前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为此,我国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来缓解此现象。自2015年起,国家开始放宽生育政策,然而对于处在目前各方压力下的年轻一代,政策的实施效果欠佳,解决目前现状最好的一方还是老年人方面。在老年人方面,2021年“十四五规划”中提出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的计划;之后,国务院又特别在老年人参与方面强调探索实现老年人再就业的新途径,发挥老年人就业的积极作用。

关于老年人再就业的研究,其实早在1990年就有广泛探讨。早先的研究大多基于在一般个人因素层面、家庭层面、社会层面展开研究。在个人因素层面上,Steven就曾指出身体健康状况直接影响到老年人对社会的参与状况 [1];陈璐璐通过研究发现,年龄、性别、婚姻状况和受教育程度这几方面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自身的再就业意愿 [2]。在家庭层面上,黄祖宏、王蓉蓉在个人因素的基础上加入了子女变量,研究发现子女的数量和婚姻状况都会对老年人再就业意愿有着显著影响 [3]。在社会参与层面上,Rosete提出社会参与是老年人必不可少的需求 [4];王红漫就在研究中发现再就业老人中极大多数是为了追求自我的满足和充实 [5]。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加入社会保障因素,继续探讨对低龄老年人再就业的影响。本研究基于老年人自身视角,目的是探索老年人再就业的评价指标体系,以及整个评价体系对老年人再就业的影响路径和影响程度,并在此基础上挖掘提升老年人再就业积极性的途径和对策。

2. 数据分析和假设建立

2.1. 数据来源和描述统计

本文基于2017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结合所选研究变量,对样本的数据进行了筛选。根据低龄老年人概念结合我国退休政策,本文选取男性60~69周岁,女性55~69周岁的研究样本,剔除变量缺失值后,最终研究样本为3347个。确定研究样本后,本文在三个维度方面进行数据描述和处理,分别为一般个人因素、社会参与因素、社会保障因素。

在一般个人因素中,包括性别、受教育程度、婚姻状况、身体健康状况这四种类型,由于本文的研究样本均处于低龄老年阶段,因此暂不探讨年龄对再就业的影响;在社会参与因素方面,杨宗传将老年人的社会参与主要概括为经济活动、人际交往和文化活动三个方面,因此本文在此方面主要选取逛街购物、文化活动、社交串门三个变量 [6];李春斌在对待老年群体时,表示要完善老年人群体权益,建立老年人保障体系 [7]。孙竟淞也认识到老年群体保障的作用,表示社会经济的发展离不开老年社会保障的作用 [8]。因此,本文选取基本医疗、养老保险和社会公平感作为社会保因素的主要变量。变量的描述性统计见表1

Table 1.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main variables

表1. 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2.2. 计量方法的确定

在本文的研究中,“目前有无工作”是二分变量,因此可以设置该变量为因变量Y,采用二元logistic回归。在logistic回归中,自变量是一般个人因素、社会参与因素、保障因素三个维度下的十个解释变量。

当Y = 1时,logistic模型为:

p = 1 1 + e ( α + β x ) (2.1)

取对数得:

ln ( p ( Y = 1 | X ) 1 p ( Y = 1 | X ) ) = α + β 1 X 1 + β 2 X 2 + + β n X n + ε (2.2)

其中 β 为各个影响因素的权重系数,因此我们可以通过观测每个影响因素系数的正负和大小来判断对因变量的影响效果。

2.3. 假设建立

对各个变量的假设建立如下:

1) 性别。对于低龄老年人来说,考虑到女性会付出更多的精力来操持家务以及在隔代照料方面女性会将时间更多地留给家庭,因此本文做出假设H1:性别会对再就业有显著影响,同时男性再就业比率会高于女性。

2) 健康状况。通过上文介绍,老年人健康状况会直接影响到其再就业状况,做出假设H2:老年人健康状况会对再就业状况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3) 受教育程度。在本文的研究中,在变量设置时将务农算作其再就业的一种形式,因此做出假设H3:受教育程度可能不会对再就业产生显著影响。

4) 婚姻状况。在有配偶的陪伴下,无论男性和女性,都会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本文假设H4:婚姻状况会对再就业有显著且正向的影响。

5) 逛街购物。对于经常逛街购物的老年人来说,参与经济活动的频率越高,对于经济的需求就越高,这样就会催生更高的再就业心理需求。因此,做出假设H5:逛街购物会对再就业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6) 文化活动。参加文化活动,表明老年人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较高,同时能够体现出老年人积极的生活态度。做出假设H6:参加文化活动会对老年人再就业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7) 社交串门。与朋友交流谈心,能及时老年人排解心中不满与委屈,还能改善老年人的个人状态,让老年人有着健康良好的心态和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做出假设H7:社交串门会对老年人再就业有一个显著的正向影响。

8) 基本医疗保险和基本养老保险。一份社会和生活的保障的是老年人迫切的需求,有保障的生活会使老年人更加乐观的生活,会更加积极主动的投入到再就业工作中去。做出假设H8、H9:基本医疗保险和基本养老保险都会对老年人再就业有一个显著正向的影响。

9) 社会公平感。当老年人认为社会公平时,会减少对他人的误会,对他人错误有更多的包容,同时再就业期间不会产生“年龄歧视”的心理。做出假设H10:社会公平感会对再就业有显著的正向影响。

3. 实证结果分析

在logistic回归结果后,我们对其进行Hosmer-Lemeshow检验,判断模型与数据的拟合度状况。

Table 2. Model fit test

表2. 模型拟合度检验

表2中我们可以看出,该模型的显著性为0.5395,大于0.05,说明该模型与数据的拟合状况较好,可以比较准确地反映出原始数据之间的关系。

表3显示了logistic回归结果,通过表3我们可以详细地看出不同应先因素对再就业的影响效果。

一般个人因素。一般个人因素下的四个解释变量p值均小于0.05,且都在0.01的显著水平下对再就业有显著影响。性别对再就业产生了显著的负向影响,在本文的研究中,即表明男性的就业率比女性就业率要高,女性的就业率是男性的0.5268倍,验证了假设H1;健康状况则对老年人再就业产生了显著的正向影响,与我们一开始预期的相同,验证了假设H2;受教育程度反而产生了显著的负向效果,与最初假设对立。在我们所研究的过程中,务农作为一种老年人再就业的形式,其对于教育程度的要求不高,加之老年人群体务农居多,造成了受教育程度在就业方面的影响造成了负面效果;婚姻状况也验证了假设H4,有配偶的老年人是独居老年人的再就业率的1.476倍。

Table 3. Logistic regression results

表3. Logistic回归结果

注:***表示在1%的统计水平显著,**表示在5%统计水平显著,*表示在10%统计水平显著。

本文分析,在性别方面,老一辈人仍然有部分人遵从着“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想,男性就业比女性就业率高多近两倍,男性承担着更多的经济压力和责任,女性则为家庭更多的支持和付出,即便比男性的退休年龄要小,她们也很少选择再就业,再就业积极性和主动性较小;在受教育程度方面,虽然学历在就业市场中占据一大部分,但仍有多数老年人抱有“辞官还乡”的想法,过上“田园生活”;在健康状况方面,身体健康不仅影响的是老年人自身的精神状况,更影响着再就业之后的劳动力供给和生产率的下降,更重要的一点是老年人身体不健康也得不到家庭的支持去选择再就业;在婚姻状况方面,老年人就业本身就应该是得到家庭的支持和配偶的帮扶,有配偶能够互相照顾,相互理解,使其双方都能够支持,双方工作更加稳定。

社会参与因素。社会参与因素下的三个解释变量p值均小于0.05。逛街购物和文化活动均在0.01的显著水平下对再就业有显著正向影响,验证了假设H5、H6。社交串门在0.05的显著水平下对再就业有显著正向影响,验证了假设H7。

本文分析,逛街购物催生了更大的家庭经济负担,老人仅靠退休金和子女抚养费不能维持花销,因此产生再就业的冲动;文化活动则有利于提升老年人接触新鲜事物的能力,同时能够灌输新观念,与家庭能够友好相处,理解互相意思,更容易获得家庭的支持,并且摒弃“退休安享天伦之乐的思想”,选择再就业;社交串门能够帮助老年人提升语音能力和交流能力,与好友能够及时交流信息,拓宽再就业渠道,都是对再就业是非常有益的。

社会保障因素。社会保障因素下只有社会公平感p值小于0.05,且在0.05的显著水平下对老年人再就业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说明一个良好风气的形成的确有利于老年人再就业环境,同时对老年人再就业心理有一定的激励作用,验证假设H10。令人意外的是,保险所起到的保障作用在本文数据检验中似乎没有得到证实。本文分析认为,基本保险在提供保障的同时,养老金和医疗基金对老年人再就业有一定的替代作用,所以在回归结果中没有显著性差异,假设H8、H9不成立。在不考虑显著性的情况下,医疗保险参与者是要比未参与者再就业人数是要高的,本文分析认为医疗保险参与者在再就业时会有多一分保障,老年人会更加安心的稳定工作;相反,养老保险参与者所领取的养老金会使其稳定于当前生活,而不会催生再就业的想法。因此,本文数据中养老保险所体现的是一个反作用的效果。

4. 对策与建议

1) 重视老年人健康状况

通过实证结果可以看出,身体健康状况对老年人再就业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表3表明身体健康状况每提高一个度再就业人数可以提高1.16倍。然而表2表明大多数老年人健康状况是居中的状况,没有达到中上水平。因此政府和社会应该重视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建设,将健康教育知识渗透到老年人日常生活中去。征服可以定期组织老年人积极参加养生保健知识的讲解,定期参加医院体检,使老年人形成健康积极向上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

2) 营造良好的社会风气

加强社会公平感,使老年人感受到社会公平。在老年人就业方面,政府应该加强引导和宣传,营造良好的就业氛围。一方面,政府应该通过媒体宣传我国目前老龄化社会的现状,使民众认清促进老年人再就业是开发人力资源的一种形式,从而进一步提升老年人再就业的认同度。另一方面,政府应引导民众树立正确的老年价值观。在老年人就业时,不应看作是一种“累赘”、“包袱”,而应该正确的看待老年人就业,将其视作是经验丰富的、成本较低的人力资源,正视老年人的价值和作用。

3) 完善就业保障体系

保障老年人权益,完善老年人就业保障体系。政府出台相关条例来保障老年人的就业问题,使老年人再就业过程中的权益得到保障。开发老年人工作平台,为老年人介绍相应的工作。政府和社区开展相应的工作招聘会以及老年人才中心为老年人提供就业平台环境。企业也应为老年人提供适当的岗位,不应拒绝老年人参与工作的需求,为其安排合理的时间和岗位。于此,政府可以为向老年人提供岗位的企业实施补助和减税政策,鼓励企业招收老年人工作。

4) 提升实力、转变思想

对于老年人自身而言,在保证身体健康的同时,应该认识到社会的改变和进步,正视自己在市场的价值,不应该自暴自弃,自己仍然是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老年人也应该积极参与社区活动、社会招聘会等等来扩宽自己的就业渠道,不应该“守株待兔”,同时可以参加社区或企业举办的技能培训来提升自身实力,在遇到不公平对待时也能够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进入再就业岗位。

参考文献

[1] Hooker, S.P., Seavey, W., et al. (2005) The California Active Aging Community Grant Program: Translating Science into Practice to Promote Physical Activity in Older Adults. Annals of Behavioral Medicine, 29, 155-165.
https://doi.org/10.1207/s15324796abm2903_1
[2] 陈璐璐. 老年人再就业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科技视界, 2016(5): 283-285.
[3] 黄祖宏, 王蓉蓉. 独生子女父母再就业意愿的影响因素——基于对上海市老年独生子女父母调查的Ordinal回归实证分析[J]. 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2013, 29(1): 52-57+72.
https://doi.org/10.14132/j.2095-7963.2013.01.013
[4] Rosete, E. (2012)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2 Revision. Economics Letters, 5, 33-34.
[5] 王红漫. 老年人再就业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来自北京大学燕园地区的调查[J]. 市场与人口分析, 2001(1): 64-70.
[6] 杨宗传. 再论老年人口的社会参与[J]. 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0(1): 61-65.
[7] 孙竟淞. 基于积极老龄化视角下我国城镇老年人口社会保障问题的研究及对策[J]. 劳动保障世界(理论版), 2011(4): 13-15.
[8] 李春斌. 人口老龄化的法律应对——以老年法学的立法模式和体系构建为中心[J]. 甘肃社会科学, 2011(2): 150-153.
https://doi.org/10.15891/j.cnki.cn62-1093/c.2011.0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