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U  >> Vol. 6 No. 4 (December 2018)

    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测算与分级研究
    A Study on the Measurement and Classification of Rural Construction Land Consolidation Potential

  • 全文下载: PDF(3393KB) HTML   XML   PP.77-82   DOI: 10.12677/ULU.2018.64010  
  • 下载量: 318  浏览量: 1,103   国家科技经费支持

作者:  

许晓婷,赵敏宁:咸阳师范学院 资源环境与历史文化学院,陕西 咸阳;
邓 艾: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安地质调查中心,陕西 西安;
王思恩:西安向阳航天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陕西 西安

关键词:
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理论潜力修正现实潜力Rural Construction Land Consolidation Theoretical Potential Correct Real Potential

摘要:

为科学量化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在人均用地估算法测算的理论潜力基础上,建立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逐级修正模型,对理论潜力进行适宜性修正和规划修正,并对修正后的现实潜力采用自然裂点法进行分级。研究结果表明修正后的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现实潜力更接近实际,更为科学合理,基于GIS技术的自然裂点法潜力分级也比较合理,能够科学指导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方向,研究结果可为编制土地整治规划,促进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活动的顺利开展与实施提供依据。

To quantify scientifically rural construction land consolidation, the correction model is established based on the per capita estimation method. The model can correct the theoretical potential for suitability and planning correction. Natural split point method is used to classify potential.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modified rural construction land consolidation potential is closer to the actual, more scientific and reasonable and the potential classification by natural split point method is more reasonable and can provide a scientific guidance to rural construction land consolidation direction. The results can be used for the preparation of land remediation planning, and provide the basis for the promo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rural construction land consolidation activities smoothly.

1. 引言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农村人口涌入城镇,造成“空心村”问题严重,另外农村经济迅速发展也使得村镇建设发展迅速,很多地区农村产生了“村庄规模不断扩张”、“一户多宅”、“空心村”等问题,造成农村土地资源的严重浪费和建设用地结构的极不合理、除此之外,很多地区农村建设用地分布零散,影响了新农村建设。因此,亟需对农村建设用地进行整理。而科学量化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则是开展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前提和基础 [1] 。另外,我国各地正在编制“十三五”土地整治规划,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的科学量化也是科学编制土地整治规划的重要前提。

目前,对于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测算主要有闲置率法 [2] 、规划模拟法 [3] 、户均用地估算法 [4] 和人均用地估算法 [5] [6] 等方法。闲置率法简单易行,但仅适用于闲置土地现象较为普遍的区域;规划模拟法指参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农村建设用地可整理规模进行测算,对规划的准确度依赖性较强;户均用地估算法与人均用地估算法比较类似,都是根据现状与国家规定标准差值来计算潜力,但户均用地估算法不易测算规划目标年整理区的户数,而人均用地估算法较易测算目标年人口数,也比较简单易行,但该方法测算的潜力偏大,难以实现 [7] 。为此,我国很多学者在人均用地估算法的基础上,从限制潜力发挥的自然、经济和社会等方面构建估算模型,意图使潜力测算更贴近实际 [8] [9] 。但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地形地貌、交通、水利、环境和生态等多个方面,也必须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因此,对农村建设用地潜力的测算就必须考虑整理的适宜性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约束。

基于此,本文以城固县为研究区,对人均用地估算法测算的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进行适宜性修正与规划修正,为科学量化土地整治潜力提供参考依据。

2. 研究思路与数据来源

1) 研究思路

采用人均用地估算法初步计算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理论潜力,再考虑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释放过程中的自然、社会经济、生态适宜性及规划引导等因素影响,建立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逐级修正的测算模型,对理论潜力进行适宜性修正与规划修正,获得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现实潜力,然后运用ArcGIS软件的空间分析功能,采用自然烈点法对现实潜力进行分级。本文研究技术路线如图1所示。

Figure 1. The technology frame

图1. 研究技术路线

2) 数据来源

本文所需数据主要来源于城固县2015年土地利用现状变更调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耕地质量等别更新成果、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与规划、移民搬迁安置总体规划、村庄布点规划、土壤普查、交通运输现状与规划、水利现状与发展规划、地质灾害与防治、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化、自然保护区、水源保护区等资料。

3. 实证研究

1) 研究区概况

城固县位于陕西省南部汉中盆地腹部,地处东经107˚03'~107˚30'、北纬32˚45'~33˚40'之间,北依秦岭南麓,南屏巴山北坡,中纳汉江平川,地形南北长101 km、东西宽42 km,县域土地总面积221,337.36 hm2,辖15个镇2个街道办事处,232个行政村,40个社区,总人口54万,是陕西省汉中市第二人口大县和副中心城市。2015年,城固县农村建设用地面积为5455.01 hm2

2) 理论潜力的测算

采用人均用地估算法测算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理论潜力,理论潜力是农村建设用地现状面积与确定的人均农村建设用地标准与规划期末农村人口乘积的差值,计算公式见式(1):

Q t = S 0 B t × P t = S 0 B t × ( P 0 × ( 1 + r ) n ± Δ P ) (1)

式(1)中: Q t 为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理论潜力; S 0 为农村建设用地现状面积; B t 为目标年农村建设用地标准; P t 为目标年农村人口数; P 0 为基期年农村人口数量;r为自然人口增长率;n为规划年限; Δ P 为人口机械变化量。

按照《镇规划建设标准》(GB50188-2007)、城固县移民搬迁规划、城固村庄布点规划,通过调查及统计分析,确定山区、丘陵地区、平原区用地标准分别为80 m2/人、90 m2/人、100 m2/人,根据式(1)测算出城固县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理论潜力共1429.69 hm2

3) 适宜性修正系数测算

深入分析自然、社会经济、土地利用、生态环境适宜性等对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释放的影响,综合确定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适宜性指数,并采用式(2)计算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的适宜性修正系数。

f ( Y ) = i = 1 n ( S i S × n Y i ) (2)

式(2)中: f ( Y ) 为整理区内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的适宜性修正系数;Si为第i个待整理的农村建设用地地块面积;S为待整理区农村建设用地总面积;n为待整理区内农村建设用地地块总个数;Yi为第i个待整理的农村建设用地地块的适宜性指数。

4) 规划修正系数测算

规划修正主要考虑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确定的空间用途管制等政策因素对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实现的影响,即位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允许建设区、有条件建设区和禁止建设区中的农村建设用地不能被整理为耕地,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为规划导向性依据,采用概念赋值法,确定规划向导下的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修正系数,即当现状农村建设用地在允许建设区、有条件建设区和禁止建设区内赋值为0,当现状农村建设用地在限制建设区内赋值为1,使用统计值为1的地块面积之和与整理内农村建设用地总面积的比例作为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规划修正系数。公式见式(3):

f ( G ) = ( i = 1 n S G g = 1 i ) / S (3)

式(3)中, f ( G ) 为规划修正系数;n为赋值为1的农村建设用地地块个数;S为整理区农村建设用地总面积; S G g = 1 i 为第i个赋值为1的农村建设用地地块面积。

5) 测算农村建设用地整理实际潜力

农村建设用地整理实际潜力在理论潜力基础上,乘以适宜性修正系数和规划修正系数后所得的偏差较小的潜力,测算模型见式(4):

Q = Q t × f ( Y ) × f ( G ) (4)

式(4)中,Q为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现实潜力, Q t f ( Y ) f ( G ) 的含义同式(1)~(3)。

通过适宜性修正与规划修正,测算出城固县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现实潜力共1120.15 hm2

6) 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分级

以行政村为分级单元,根据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现实潜力大小,综合考虑社会、经济、科技水平和可投入的资金量等因素,运用ArcGIS软件的空间分析功能,采取自然裂点法将城固县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现实潜力分为四个等级,结果见表1图2

Table 1. Rural construction land rearrangement potential classification of Chenggu

表1. 城固县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分级

Figure 2. Rural construction land rearrangement potential classification of Chenggu

图2. 城固县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现实潜力分级

4. 结果分析

表1图1可知,城固县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理论潜力共1429.69 hm2,现实潜力共1120.15 hm2,其中Ⅰ级潜力区理论潜力764.73 hm2,现实潜力611.57 hm2,主要分布在文川、龙头、柳林和原公等镇,这些镇靠近县城中心,自然、社会经济条件优越,整治适宜度高,限制建设区面积较大;Ⅱ级潜力区理论潜力534.40 hm2,现实潜力410.43 hm2,主要分布在老庄、三合、桔园和柳林等镇,这些镇位于汉江北岸平坝区,自然与社会经济条件较好,整治适宜度较高,限制建设区范围大;Ⅲ级潜力区理论潜力130.56 hm2,现实潜力98.15 hm2,主要分布在水磨、小河、天明和五堵等镇,这些镇位于丘陵区域,自然与经济条件较差,整治适宜度较低;IV级潜力区潜力为零,主要分布在二里、原公和博望等镇(街道),二里镇位于秦巴山区,自然经济条件落后,难以整治,且地质灾害较多,禁止建设区范围较大,博望街道是县城所在地,也是允许建设区的主要布局地,原公镇也是城固县重点发展镇之一,允许建设区面积大,不适宜整治。

5. 结论与讨论

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是解决目前农村建设用地布局分散、空心化严重和不减反增等问题的主要途径,而科学量化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则是开展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前提和依据,也是编制“十三五”土地整治规划的重要依据。论文在人均用地估算法基础上,建立了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测算的适宜性修正与规划修正模型,并在GIS技术支持下,采用自然裂点法对测算的现实潜力进行潜力分级。实践证明,论文所采用的方法测算出来的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更接近实际,也更准确,是进行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测算的一种较好方法。自然裂点法能够对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现实潜力进行方便、准确的进行级别划分,所划分的潜力级别与实际情况基本一致。

论文所建立的适宜性修正模型是在适宜性评价的基础上建立的,因此,在测算之前,首先要开展农村建设用地整理适宜性评价,而适宜性评价则要对待整理区域自然与社会经济、土地利用、生态环境状况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情况进行综合、定量分析才能确定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适宜性指数,适宜性评价所采用的方法和具体指标体系对评价结果都有一定的影响。因此,农村建设用地整理适宜性评价也是开展农村建设用地整理的重要基础工作。

基金项目

陕西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017D044);陕西省教育厅专项科研项目“关中城市群新型城镇化与土地集约利用耦合协调性及其时空分异研究”(18JK0835);咸阳师范学院专项科研基金项目(XSYK17017)。

文章引用:
许晓婷, 赵敏宁, 邓艾, 王思恩. 农村建设用地整理潜力测算与分级研究[J]. 城镇化与集约用地, 2018, 6(4): 77-82. https://doi.org/10.12677/ULU.2018.64010

参考文献

[1] 李宪文, 张军连, 郑伟元, 等. 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村庄土地整理潜力估算[J]. 农业工程学报, 2004, 20(4): 276-279.
[2] 刘晓燕, 刘峰, 夏英晓, 等. 农村居民点土地整理潜力测算方法研究——以烟台市牟平区为例[J]. 山东国土资源, 2011, 27(2): 35-37.
[3] 王雨桐, 李钢, 赵华, 等. 村域尺度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测算研究[J]. 湖北农业科学, 2014, 56(9): 2197-2202.
[4] 宋伟, 张凤荣, 陈曦炜. 我国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测算方法研究[J]. 广东土地科学, 2006(5): 43-46.
[5] 石诗源, 张小林. 江苏省农村居民点用地现状分析与整理潜力测算[J]. 中国土地科学, 2009, 23(9): 52-58.
[6] 陈荣清, 张凤荣, 孟媛, 等. 农村居民点整理的现实潜力估算[J]. 农业工程学报, 2009, 25(4): 216-222.
[7] 许晓婷. 县级土地整治规划理论与方法研究[D]. 西安: 长安大学, 2014.
[8] 曲衍波, 张凤荣, 宋伟, 等. 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综合修正与测算——以北京市平谷区为例[J]. 地理学报, 2012, 67(4): 490-503.
[9] 宋伟, 陈百明, 姜广辉. 中国农村居民点整理潜力研究综述[J]. 经济地理, 2010, 30(11): 1871-1877.